当前位置:

首页 >

 热点新闻>

 中国企业赴越南投资热,供应链外溢还是转移?

中国企业赴越南投资热,供应链外溢还是转移?

2022-05-20

来源:https://www.yicai.com/

作者:

5月17日,中山新伟公司董事长唐红生接到越南分公司负责人电话,对方希望追加设备,以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。唐红生十年前跟着制鞋龙头企业到越南投资,做鞋子塑料件的配套供应商,在越南兼做海天注塑机、数控机床等国内设备的代理商,回报不错,考虑增资。

中国企业在越南的投资热潮近年升温,不只鞋企,家电电子企业也在增加投资。TCL近年在越南新建工厂,扩大彩电产能;京东方也在越南投建产线;莱克去年向越南增资,在越南营收近5亿元;富佳越南吸尘器产能2023年将从目前100万台扩至120~150万台。

今年一季度,越南出口增速高于中国出口增速。中国企业越南投资热背后,究竟是中国供应链外溢还是转移?唐红生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说,劳动密集、无法全自动生产、牵涉贸易摩擦的产业会向人工成本更低的越南转移,珠三角的鞋、服装、家具业转移明显。

机械装备、液晶面板等相对高附加值的产业不同,核心研发制造仍在中国。TCL科技COO王成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核心技术、核心能力还留在国内,装配、劳动密集型环节,需要离市场更近,也能利用当地资源禀赋,这是下一个阶段中国制造业企业出海的新逻辑。

越南人工成本约为珠三角一半

唐红生2010年到越南考察,2013年在越南设厂,投资了近600多万美元,选址在胡志明市附近的平阳省。“那是越南一个工业省,越南的省相当于中国的县,越南有58个省、5个直辖市。”他说,越南的工业地产在升值,当年60美元/平方米,现涨到150美元/平方米。

“客户产业配套,要我们转移。”唐红生说,他配套服务的是香港上市企业信星集团(01170.HK),信星在珠海也有制鞋工厂。“我们做鞋子里的塑料片,在越南原来只做鞋子后套,1000万双,2元一双,就2000万元营业额了。东西单一,量大,非常好做。”

谈及越南的优势,唐红生说,一是人力便宜,约为珠三角人工成本一半,中山的工人月薪5000多元,越南的工人月薪(含加班薪酬)不到3000元,大家工作时长一样;二是越南电力便宜,约0.5元/度,中山约0.9元/度;三是越南出口退税顺畅,税率与中国差不多。

借鉴中国改革开放的经验,越南大部分工业区都对外商给予“五年全免、两年减半”的税收优惠。即使现在优惠期过了,唐红生认为,“它们现在的税收政策仍然比较宽松”。

越南产品的出口面向全世界,出口最多的几个国家和地区是美国、欧洲、中国、日本、韩国。唐红生说,越南产品价格有优势,阿迪达斯、耐克的鞋子很多就是从越南卖到中国的。

“我刚接到越南分公司的电话,每天加班加点,仍供不应求。”唐红生在越南的工厂,现在不只做鞋子的塑料件,还做家具的塑料件。他这两年因为疫情没过去越南,主要服务现有客户。他打算疫情平伏后,去越南增加投资,在当地拓展电子家电企业的塑料件业务。

他有朋友做电脑、手机周边配套的,也去越南投资了。韩国三星电子在越南设了大型手机生产工厂。做苹果产品代工的立讯精密(002475.SZ)、做手机玻璃的蓝思科技(300433.SZ)也在越南设了工厂。而美的集团(000333.SZ)在越南的工厂有生产东芝、美的家电。

越南核心设备和部件仍靠中国

唐红生也看到了越南的短板:“越南国土面积较小,不可能承载所有制造业的转移,上游核心设备、材料的配套主要依赖于中国,其次是日本和韩国。”

他在越南还做设备贸易,越南的生产设备还依靠来自中国、日本、韩国和欧美的企业。中国设备因物美价廉,在越南受到欢迎。总部在浙江宁波的海天集团,2010年到越南设了工厂,做最终组装和销售服务。唐红生说,海天注塑机在越南已占据40%以上的市场份额。

海天注塑机在越南销售的产品,表面上是“越南制造”,但是核心部件都在中国生产。TCL的模式也类似,彩电上游的液晶面板都是在中国生产,越南工厂做的是彩电组装。

王成十多年前曾任TCL多媒体越南分公司总经理,越南是TCL海外设厂的第一站。现任TCL科技(000100.SZ)COO的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TCL 2019年2月在越南开建新工厂,产能比之前老工厂增加很多,TCL还把国内很多已有的配套供应商一起带到越南。

目前TCL智屏(以彩电为主)的销量在越南市场排名第四。TCL越南彩电工厂的产品,还出口到东南亚和欧美市场。越南出口欧美的关税较低,又离中国供应链近,可快速响应。“我们在越南、印度的布局,基本上都是装配。”王成说,TCL核心的技术、产品留在国内。

TCL创始人、董事长李东生5月9日在TCL 2021年度业绩说明会上曾说,中国工业产出接近全球的30%,但中国的市场在全球只占18%,这意味着中国有约12%的工业产出必须要在全球市场去消化。而中国企业如果要进一步向外发展,需从输出产品到输出工业能力。

“全球化产业布局也可以带动出口,不要把走出去与出口割裂开来。”李东生说,TCL2021年海外营收增长65%,出口增长70%。所以,产业的全球化,把产业端输出去的同时,可以带动国内核心器件、材料、装备的出口,把蛋糕做大了,出口自然也能够拉动。

据奥维睿沃(AVC Revo)的研报,TCL越南平阳工厂,预计年产能300万台,有助于扩大TCL华星液晶面板的“出海口”。另一中国面板巨头京东方(000725.SZ)近年也在越南投建了一条产线,年产能达420万台。

利用RCEP打造亚洲融合供应链

在中国机电进出口商会家电分会秘书长周南看来,中美贸易摩擦前中国企业在越南的投资更多是主动布局,近年来被动布局较多。短期看,是越南人力成本有优势;长期看,主要是全球贸易关税、物流因素驱动。为避开关税壁垒,中国领先电子企业的部分产能往东南亚走。其实,为了物流便利,电子家电企业向欧美的产业转移也在增多,面向美国市场的部分产能往墨西哥走,面向欧洲市场的部分产能往土耳其走。

周南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说,全球制造业从欧美日韩向中国转移,部分再从中国向东南亚、印度转移,一直是梯度转移的态势。“风物长宜放眼量,与其被动应对,不如主动去做。全球冰箱压缩机80%在中国生产,全球空调压缩机90%在中国生产。中国企业利用供应链优势和RCEP(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),可以在东南亚乃至亚洲,打造融合供应链。”

富佳股份(603219.SH)是吸尘器代工龙头企业之一。它在4月23日的投资者关系活动中透露,2021年国内产能500万台,越南产能100万台;到2023年,国内产能700万台,越南产能120万台至150万台。如果不考虑关税问题,从供应链角度看,国内更有优势,国内整个供应链已经成熟。产品生产线可以根据产品需求随时进行切换调整。

另一吸尘器龙头企业莱克电气(603355.SH)在2021年年报中透露,旗下绿能科技通过莱克新加坡对梵克罗越南进行增资,梵克罗越南注册资本从210万美元增加到1200万美元,投资总额从700万美元增加到4000万美元。梵克罗越南2021年营收4.99亿元,净利润2167.14万元。事实上,莱克在越南生产的吸尘器,电机等核心部件都从中国进口。

一位业内人士透露,2022年年初,美国取消对中国吸尘器进口加征关税,豁免到今年12月底。在此情况下,部分中资企业把在越南生产、出口美国的吸尘器暂时转回国内生产。

“越南不可能完全取代中国的地位,承接中国工业能力输出的也不只越南。”唐红生说,随着越南人工、土地成本上升,一些台湾制鞋企业计划下一步把工厂设在孟加拉、印度。因此,越南本土企业也在努力成长,一家越南本土电动汽车生产企业的老板已成越南首富。而向他购买生产设备的越南企业中,以前多是当地外资公司,现在越南本地企业咨询在增多。

据唐红生观察,已有越南本土制鞋厂把一些台资制鞋厂“拼下去”了,它们生产的每双鞋比台资厂便宜1美元,相当于便宜5%。但是,在附加值更高的装备领域,越南企业目前无法与中国企业竞争,因为中国钢铁业已在全球范围形成竞争力,支撑装备产业不断做强。尽管台塑公司也在越南设了钢厂,但越南的钢铁产量,还难以支持做出物美价廉的设备。

“没必要把越南当作单纯的竞争对象。正如越南承接了中国部分电视、吸尘器、白家电的产能,泰国承接了中国部分空调的产能,中国龙头企业在海外因地制宜,多元化布局,在竞合中重塑全球供应链。”周南说。奥维睿沃也认为,短期越南成本有竞争力,有机会在某些产业细分领域对中国形成压力,但是替代中国显示行业产业链的地位还为时尚早。

王成表示,中国企业在国内还是要加快转型升级,往产业链核心环节发展、有更多增值。

责任编辑人:樊永红

赶快成为第一个点赞的人吧

收藏:

分享:

Copyright 1998-2015 chinaleather.org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

中国皮革协会 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京ICP备11000851号-1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378号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8号金贸大厦C2座708室 邮编:100044